归不墟:

曾在一篇毕深中写过这样一段话

电话一挂,再听到的就都是城市里每个夜晚都会充斥的内容,车水马龙的低微响声,来来回回,热闹又空寥,黑色越浓越是安静了,有些东西都要淌出来蔓延向深空。 
  

毕忠良就安静地听着这些,安静地看着烟灰一节节落下,悉悉索索的,像是落在冰面上的细雪。直到烟燃烧到了尽头,一点微弱的红光挣扎的晃了晃,他把它一下子按进烟灰缸,让它窸窸窣窣的一边碎着一边灭了。 ”

这是我写过最让自己满意的文段。

我爱这个男人爱的远比我想的深沉。

评论
热度(14)
  1. 若苏白鲸屿 转载了此图片
 
© 若苏 | Powered by LOFTER